目前日期文章:200605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救火車 

 

我從下午二點多就在山崗上寫生,艷陽在藍色的天空中發亮,我得戴帆布遮陽帽。畫的前景有一片搭起瓜架的菜園,只有幾間木搭的農舍在菜園邊,盛開的白色小野花遍佈在菜園旁的草叢裡,一個老農正拿著鋤頭在鋤草。遠處可見到凹谷上方的山腰是一整片開花而變黃色的相思樹林,抬頭望見一座弧度完美的半球形圓山,其實就是那座奇怪的半球形小山吸引我去的。

到了傍晚,山風吹拂感到涼爽,天空的雲朵迅速地變換隊形和顏色,那一張畫已經覺得快完成了,還剩最後幾筆在畫布塗抹修飾著。這時聽到不遠處有幾個人一路交談著走過來,也聞到空氣中有一股濃濃的髮膠味和香水味。我立即把油畫筆插進油壺裡迅速攪拌幾下,想讓它立即蒸發出松莭油的氣味來,我深呼吸了一下,然後在調色板上沾一點顏料繼續在畫布上塗抹,攪和一下空氣的異味,畢竟我需要最後的專注呀!

畫畫的地方是有一點偏僻,平常罕有人來此的。我興致高昂著想要在光線正好的時候完成這張畫,當我心裡正如此想著時,那講話的聲音在我耳邊愈來愈響亮,我忍不住地回頭看了一眼。看到三個人已經走到離我身後不遠的一顆大樹下停下腳步,其中一個男的穿著短袖花襯衫,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那一頭波浪狀的烏黑捲髮,那種髮型應該是用髮油抹出來的吧!看起來他是陪著一對夫婦來山崗上的樣子,中間那個人著深色西裝,個子不高,他有灰白的鬢角顯的有年紀了,不過看起來是個素淨的男人,他的太太跟在他身旁,他們的年紀明顯地不對稱。我的注意力又回到那張畫布上,但是他們大聲談話似乎是把我當作不在現場哩。
「我想要把這塊地變成有櫻花林的花園餐廳!」那女人提議。
「美呀!但是那一片樹林怎麼辦?禁建的保護區耶!」捲毛說。
「砍了再說!反正那裡一定要蓋甚麼東西啦!只要不太誇張,衛星也照不到的,不然,花那麼多錢買這塊地幹嘛,… …。」

原來他們已經買下我正在畫的這塊山坡地,並且討論要如何處理那塊地呢。雖然他們說話跟我沒關係,但是說也奇怪,當我聽到那片相思樹林要完全砍除時,我的油畫筆不由自主地將原先畫好的那片樹林的顏色塗去,抹成他們所說的那種光禿的樣子。接著我聽到那女人說:「那麼,那條路的坡崁可以用溪谷裡的鵝卵石堆砌比較好看!」,我的手馬上在畫布上那凹谷的地方先用畫刀刮去顏料,再塗改成有鵝卵石的坡崁。「不!這樣太麻煩了,水泥灌漿就很堅固了!」捲毛說,這時我的手又不聽我的腦袋使喚,隨即改成捲毛說的那樣子。

眼看著我原先那幅畫的美美的風景畫只剩那座美麗的半球型圓山在那裡,其他部分已經在他們談話之間塗改成他們的想像藍圖,我無法繼續修改畫面而感到被打擾的厭煩,於是停筆收拾工具。正準備離去時,聽到那男人大聲對捲毛說:「我要讓大家在明年可搭空中纜車上山玩摩天輪!你看怎麼樣?有辦法嗎?」,「嗯,等著瞧好了!」捲毛用充滿自信的語氣說。我拿起顏料濕搭搭的20號畫布和顏料箱,背起寫生架,然後看了半圓山一眼就離去。

我穿過菜園的小路,然後越過溪谷爬上對面的山腳,的確,正在開花的相思樹林很美,路上踩著落地的黃花,微風吹過樹林間,聲音優雅。當我邊走邊欣賞傍晚林間的氣氛時,看到樹林盡頭的前方是村落,街道的兩旁都是二層斜尖屋頂的西式樓房,當然有磚造的煙囪突出屋頂,我看到了前排最左邊的那棟房子的煙囪正冒出濃煙特別顯眼。此時正是人家忙著炊事的時候,所以看不到人影,不過這個小山莊在落日照耀下顯的很安祥華麗。

正接近那村莊的路上,我意外地看到我的鄰居在那裡拍照,他架起三腳架在一處景觀絕佳的拍照地點,正低頭在他的那台HASSELBLAD相機的取景器裡觀測,他的手指捏著快門線,似乎隨時準備即發快門。「快來看,這個View實在不錯!」他看到我也來了,向我招手著說。我也走到他觀測的位置,透過正向取景器和鏡頭看到他要拍的景色真是舒服極了。我也看到了那座半球山在村莊的背後,那個觀景器不但是取景用的,而且有測光的功能,觀景器內的液晶螢幕清楚地顯示著「1''/22」,我還看到了液晶螢幕裡還有倒數計時器旋轉著「5」、「4」、「3」…。心裡讚嘆著那個觀景測光頭實在很先進,「現在的光線用一秒,光圈開到最小來拍正好!」,他說完話隨即聽到「茲…卡喳」鏡頭上的快門悅耳地響一聲。

等他捲好一格底片,重新設定光圈和快門之後,我再探頭去看觀測器裡的景色,有晚霞出現,使綠色的樹林和村莊變的有點魔幻的色調。突然間,我發現原先在左側那棟樓房的煙囪正冒出更濃烈的白煙,「好像噴熱氣的火山口,真壯觀呀!」我的鄰居一邊喊著,一邊準備按下快門。

突然間,聽到有人大聲喊:「火燒屋了!火燒屋了!快來打火喔!」,這時我才看到一群驚慌的人影在街道上亂竄。我們已經感受到那種立即的危機逼近而不得不收拾工具的時候後,又聽到連續幾下快門聲和捲片聲。顯然的,這個意外的場景讓我的鄰居興奮極了,等濃煙瀰漫四周時,我們才緊急地找逃生的路。

說也奇怪,那棟煙囪冒白煙的樓房瞬間開始移動了,並發出救火車出動的急促叮噹聲,剛開始很笨重地移動著,一會兒就顯的很伶俐了。「救火車來了!救火車來了!」有人大聲喊著,那時我看到屋頂上的煙囪冒出來的煙變成在噴水了,移動的樓房變成到處噴水滅火的「救火車」啦!不過這個奇蹟顯然的,聽到更多的哀嚎聲。我不斷地冒汗,身體感受到溫度讓我更確定那是在噴灑滾燙的熱水呀!「我的天呀!怎麼會是熱水呢?」我已經沒時間去想太多了,那個巨大的移動樓房在濃煙裡搖擺著,同時發出巨大的機械轉聲前進。

一會兒,刺眼的火光消失了,但是我們仍然籠罩在高溫和像迷霧狀的濃煙裡,一時找不到逃生的路而心裡感到緊張。抬頭只看到那座變成紅色像落日的半球山忽隱忽現著,掠過最後一道霞光像炭燒的餘燼,也許是我頭暈了還是怎樣,那座半球山看起來真像是在旋轉的摩天輪呀,我一邊跑著一邊想起捲毛說「等著瞧好了!」時的狠樣。

我不知道離開後的現場變成怎樣了,只感到身體正燒燙而疲累,我驚醒時是滿身大汗。

2006-5-19 北投

ws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biogon 28mm/f2.8 zm Kodak E100VS



schneider curtagon mf f3.6/60mm Kodak E100VS



biogon 28mm/f2.8 ZM Kodak E100VS

ws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