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雉雞與果子狸 

我的院子裡有幾棵大樹,尤其有一棵比三層樓還高的龍眼樹聳立著,除了吸引許多飛鳥來棲息之外,常有一群白色鸚鵡從遠遠的地方嘎嘎叫地飛過來,然後停在樹梢上繼續吵鬧,我也看過綠色鸚鵡在樹上旁邊那棵雀榕在春分長果子時,常常天未亮就聽到一大群喜鵲吱吱喳喳地飛來覓食

龍眼樹在初夏時開花,當松鼠窩在高高的樹幹上加強構工時,來採蜜的蜜蜂總得忙碌好多天
那段時間,耳裡總是響著像是不透氣的嗡嗡聲。夏天的晚上,貓頭鷹也常飛來龍眼樹上守夜,總是優雅而輕柔地嘀咕著。在這看起來很蠻荒的院子,樹上、樹下的昆蟲、爬蟲也不少,至於沒有舖水泥的空地,當許多蟬鑽出地面爬上樹幹脫殼時,已經是一個熱烘烘的夏天了。

在這裡住久了,我當然知道牠們會在那個季節出現,像那條愈來愈長的「臭青母」,絕不會在冬天裡溜出來嚇人。但是我就很難想像那罕見的烏龜也會爬進院子裡來喲!有一年的夏天,我要搭飛機出遠門的前夕,發現一隻烏龜緩慢地在院子裡沿著牆角爬行,見到這個意外的訪客讓我哈哈大笑,我看著牠慢慢地將頭伸出來,跟牠打過招呼之後,又放牠繼續爬行,後來就不見蹤影了。那時我心裡想著,如果出遠門是一趟冒險的旅程,那麼,那隻野龜的到來,就讓我想像那趟旅程無論如何都會順利「歸來」吧!這樣想使我心安地踏上一年的旅途。

去年是俗稱的「雞年」,雖然我不是很喜歡用十二生肖去稱呼年份,不過就在雞年最後一天的傍晚,天色暗藍,突然發現有一隻長的很奇怪的大鳥出現在院子裡,牠是紅頭、白頸、身上有寶藍色的羽毛,還有一呎長的白色有斑紋的尾巴,我從未見過這麼漂亮的大鳥,仔細看牠在樹下閒逛的樣子又不像其他鳥類那麼機伶,實在想不透牠是從哪裡跑來的,不過就在這雞年結束的前夕看到令人驚奇的景像,心裡就當作是有「奇蹟」出現的好預兆,以此結束我那充滿困境的「雞年」,而心情愉快地迎接新年的到來。後來我才知道那隻大鳥叫做「銀雉」,這附近沒有養鷄場,也不會有人在公寓裡當寵物養,無論如何,牠的出現讓我想起半年前在我院子裡失蹤的那隻母銀雉,也許是我那時的遭遇使我聯想牠是回來尋找失蹤的伴侶。

去年初夏的某一天悶熱的傍晚,無數的飛蟻圍攏在燈光下亂飛,即使是有紗窗也擋不住飛蟻的竄入,不過清晨的大雨,將無數的飛蟻打落滿地。那天下午,當我在窗邊的工作桌上做圖時,突然聽到院子裡有異常的聲響,我探頭看到一隻褐色有黑色斑紋的雉雞正在啄食,我趕緊抓起相機隔著紗窗按了幾下快門,常在院子裡出入的幾隻貓都興奮地匍伏在不同角落。我也跑出去跟那隻雉雞逗弄一番,我以為牠被我嚇跑飛出了牆外。

三天後的凌晨,我被後院的一陣吵雜聲驚醒,還聽到咬嚼的聲音,讓我想起虎姑婆在吃小孩手指的故事而害怕,我起身開窗探視黑漆漆的空地,草叢裡並沒有異常,於是我返身繼續睡覺。一會兒,我又聽到更起勁的咀嚼聲,我不耐煩地起身查看,在幽暗的草叢裡,我看到一隻大貓的形影正在吃東西,我於是隔著紗窗噓一聲想要嚇走牠,但是牠仍繼續發出咀嚼聲,「喂!在幹甚麼呀?」我叫著,這時看到牠朝我移動身體,我懷疑這不是貓的反應呀!牠慢慢地靠近我的窗台下,「嘿!」我再叫大聲一點著,牠不動,也沒有出聲,「嘿!嘿!」我又擊掌叫著,這時牠更近窗台下,似乎想要知道誰在吵牠,微弱的燈光下突然看到了有白色條紋的長鼻伸過來,「果子狸!」我的直覺反應確定牠的身分而沒有威脅時,我反而感到意外驚奇地入眠。隔天早上醒來,我立即打開窗子查看,那隻雉雞躺在昨夜的現場很醒目,我走近看才發現牠的頭已經被果子狸吃掉了。
剩下的部分被四、五隻貓在白天裡吵架一番之後,輪流吃光光了。

我沒有察覺那隻母銀雉待在院裡,那天凌晨正下大雨,雉雞躲在那棵低矮的七里香下避雨,牠作夢也沒想到果子狸會在那時後出現,當牠正要爬上木瓜樹去吃肥甜的木瓜時,看到樹下那隻雉雞縮著身體正在打盹而毫無警覺,悲慘命運就在那時發生的。那天下午,我要去收拾殘骸時,只看到一堆美麗的羽毛和吃剩的骨頭在草地上,那些野貓終於飽食了一頓。我撿了幾根漂亮的羽毛放在書架上,後來又被家裡養的小貓咬去玩耍,不知藏到那裡去了。

想到那隻果子狸像夢幻般地闖進我的院子,以及那隻躲在院子裡覓食而沒有危機意識的雉雞命運,促使我更積極地工作以度過那時正處在極度的困境。現在,我可以在這涼爽的夏夜裡回想那些不尋常的景像,去解讀當時的心境,在這黑森森的夜裡,院子裡的故事其實還很多。

本文發表在夏季號''蘑菇 MOGU''

ws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chneider curtagon 60mm/f3.5 Kodak E100VS


schneider curtagon 60mm/f3.5 Kodak E100VS


cz biogon 28mm/f2.8 Kodak E100VS

松園別館

好久沒有搭火車離開台北,上一次搭火車去花蓮是上個世紀末的事了這次是為了我的展覽到花蓮一趟,不過遇到大雨!

下火車,我的朋友就直接載我到松園別館,在那裡舉辦的詩歌節正開始。第一次走上美崙山,重要的水源地在此,看到許多棵的老松樹在路旁,灰色的日式建築出現在眼前感到興奮,屋前屋後粗壯的老松樹挺立著。由此遠眺美崙溪口的花蓮港,也可以看到剛起飛的客機。傍晚時分,夏天的蟬聲尚未響起,不過站在山坡上吹風很舒服。

這棟建築,聽朋友說原來是日據時代作為神風特攻隊的俱樂部,後來荒廢許久,一直到有人想拆建物蓋旅館。經過地方藝文界人士的努力爭取保護古蹟,最後才保留下來。後來官方出錢重新修善後開放,讓民間團體來經營用來當藝文展演的空間。

本來想要好好地拍個完整的建築留念,不過一塊巨大紅色的學生畢業美展的布條懸掛在陽台醒目的位置,到處貼海報和宣傳旗幟,顯的熱鬧而沒有秩序,我只好拍一些小角落。

看來,當地的藝文人士反對讓外地人來經營這個空間,因此角力一番難免,目前仍閒置著。

2006-6-02
 

ws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