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APO-LANTHAR 90mm f3.5  Kodak E100VS 
                                                       
皮球貓

那是一個沒有涼風的悶熱傍晚
,我正在外面散步,經過附近的一條大水溝,應該說是圳溝才對,卵石和水泥砌成的溝壁長滿青苔,溝水流通順暢,水裡有一點深黑,應該還不算是條臭水溝,至少還可以看到許多吳郭魚在游來游去呢!

對面不遠的空地上,有人在玩遙控飛機,空氣中聞到一股濃濃的汽油味,也有剛割過草的草腥味。聽到遙控飛機在空中操練翻滾的馬達噪音,甚至數次從頭頂上低空飛過,好像在模擬低空炸射的戰機,難道他們把我當成獵物,想看我跌進水溝的狼狽樣不成?

每次走到水溝邊這條窄窄沒有護欄的柏油路時,我都得專心沿著走。突然我看到養了一歲半的貓Niau Niau迎面而來,那隻褐色短毛的虎斑貓已經好幾個月不見了,我很高興看到牠要往回家的方向走來。像平常一樣用口哨叫牠,牠立即有反應地在十步遠的距離停住腳,然後對我喵喵叫了幾次。我再吹了幾次口哨,同時慢慢靠近牠,牠的神情顯的有點怯生看似要逃跑,一會兒,牠似乎認岀我來,並且走到我的腳邊伸著頭用鼻子聞一聞,然後用身體磨擦了幾下。

我發現牠渾身是傷,而且已經結著一條一條像糊了麵線膨脹的疤痕,從那些傷痕看起來,好像經歷過很慘烈戰鬥廝殺的樣子!身為這隻貓的主人,心裡感到驚訝,也很遺憾,我真的不知道牠跑去哪裡了,即使牠在外負傷也幫不上忙。我想去摸摸牠的頭,捏捏牠的脖子肩膀,像平常一樣地逗牠,捉起牠的前腳檢查一下久未修剪的指甲,發現腳指間的爪勾已經長的尖銳無比了,但是牠的眼神裡卻毫無所謂的樣子,牠在家裡的神情也從未如此地酷呀!而且像個毫無懼色的戰士呢!

我怕牠再逃走,於是想要帶牠回家,好好了解離家的原因呢!這時遙控飛機目標朝我們低空俯衝,瞬間,我本能似地一隻手抱住我的貓蹲下身來,左手撐地就跳進水溝裡,褲管都弄濕了,還好溝壁不是很高,水深尚未及腰部。

忽然,我看到手上的貓也泡了水,身體受潮之後正開始迅速膨脹變樣了,我不知所措地看著牠怎麼會變成這樣,瞬間灌飽水後變成一隻圓滾滾的貓,那些疤痕像烤熟的麵包切痕那麼顯眼。我著急著趕緊用力將水擠出來,最後牠的身體像被擠扁成一片橡皮膠囊在我手上,牠搖一搖尾巴,喉嚨仍然發出呼嚕呼嚕的喘息聲,眼神裡好像沒甚麼事情發生的樣子。

我心慌地搖晃著扁平的身體讓牠醒著,想趕快帶牠回去,至少還有幫牠做結紮的那個獸醫可以幫忙啊!這時,貓突然振作起來,縮起後腿然後用力一蹬,從我手上掙脫出去,我的右手腕上立即留下滲著血水的爪痕,我還來不及阻止就看到那隻貓迅速跳進水裡。

當牠浮出水面之後,身體又開始膨脹成圓滾滾的,牠在水上浮游著好像沒事的樣子,回頭向我喵喵叫了幾聲,我實在不了解牠的心意,真希望牠能開口跟我說話呀!一會兒,牠噴了一口水之後,貓順著水流潛入水裡不見了,即使伸手也捉不到牠呀!一種驚惶的感覺讓我想著牠最後瞬間對我凝視的眼神。

2007-04-25 北投

ws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北投公園的老噴水池 1910    Revunon 24mm f4 Kodak E100VS  2005

投風景-
Peitou Landscapes (下)


窗外

也許我每次都得經過劇烈的刺激才會振作起來,但是仔細想想,要改變一種長久的慣性,有時還是得有外力介入才能扭轉局勢啊!不過代價已經付了,一年又快完過了,來自一種莫名的壓力,我找到一個努力工作的理由後,就開始處在無法鬆懈的狀態裡,直到眼看著將那堆被白蟻吃過的木板都刻成畫了,用被白蟻啃過的圖畫紙作出一張張圖畫掛在牆上,心裡被白蟻入侵造成的羞怒和遺憾感漸漸平衡一些。

 在濕冷天裡,我趴在窗口的圖桌上刻那張「窗外」,每天坐的這把椅子已經老舊,接榫不再牢固了,望著同樣晨昏的窗外看著日子一天天過。院子裡,除了地磚長滿滑溜的青苔,幾隻野貓常在磚牆上巡邏,此外,沒有其他動靜或改變了,每天開關這個木頭窗戶,還好沒有裝鐵窗。

過年前,為窗外那顆七里香修剪垂至頭上的枝葉,感覺樹又長高一吋。那顆彎腰駝背的老構樹已經被白蟻掏空心腹了,不知哪一天會不支倒地。每當我在院子裡看著那幾棵大樹都無法抗拒入侵的蟻害,枝幹日益空洞腐朽,對這「陸地上的食人魚」感到束手無策,只是我還可以動手做些事為自己增加一點防禦吧!

有好幾個滴雨的夜晚,那隻貓跟我爭著擠在那盞100燭光的桌燈下,我需要光源以便更專注地刻著有浮雕花紋的毛玻璃,牠則需要取暖,不久牠伸腿翻肚睡死在一旁。當我心裡一邊想著這些事,在新年即將來臨的氣氛裡,內心有幾分焦慮感,在不知不覺中將那塊有花紋的窗戶細心地刻好了。


北投公園的老噴泉

身體擋不住寒流的夜裡,我忍不住騎腳踏車用力踩上溫泉路去泡湯。露天溫泉的燈光像夜間公園的籃球場,看到許多不同形狀的身軀彼此擦身而過,我也趕緊將起疙瘩的身體蹲在熱燙的水池裡,直到額頭冒汗,身體熱呼呼地將寒氣從頭頂冒出來,偶而讓身體浸泡在冒煙的熱湯裡,這樣的感覺很舒服。雖然溫泉離住所不遠,但是我也難得來一次呀!剛離開溫泉的身體仍呼熱而不覺得天冷,硫磺水的味道仍留在嗅覺裡。

 牽著腳踏車穿過溫泉博物館的木橋,在卵黃色燈光下經過北投公園回家,我走進那幽暗的圓形噴水池,冷清的噴泉染著對面街上的霓虹燈,燈光也穿透入口處那幾顆巨大的南洋杉和樹葉搖曳的浦葵,水滴細雨般地灑落在一個像大臉盆的池水裡,圍繞三層劇場似的同心圓階梯,彷彿邀你坐下來欣賞美妙煙花似的水舞,只是夜裡氣氛冷凍呀                     

如果週遭茂盛的杜鵑花叢圍繞著,該是散步聊天的約會好地方,可惜的是,旁邊一座新式圖書館剛落成,看起來和水池氣息相連,似乎變成建築物的庭院一部分了,此後我感覺到這裡原來幽靜的神秘感消失不見了。

轉頭看到另一座較小的噴水池在那端,在四個半圓弧瓣裡突出四個尖­角,那是用石頭打造的,其實那是正方形和四個圓形的最大交集,而中間的噴水柱像是教堂裡的燭臺。這兩端一大一小的噴水池都在方形和圓形交錯或並置的結構中造型,即使用現在的眼光來看仍然是優雅而有現代感,也會有產生不一樣的心情投射,那圓形的噴水池也當成我的許願池呀! 

這座中央噴水池是日本人在一九一零年建造的,那時大概是迎接來北投遊玩的軍官名流貴賓的門戶吧!而再過幾年,就是百年古蹟了。噴水池映照著今昔,這裡應該有很多溫泉區的故事待挖掘,我想,當然,在那水池邊,我也想起一個曾灑過的美夢,那是幾年前我跟另一個人要一起共度人生的留影,那時的希望就像一起走在那同心圓噴水池那般的圓滿,只是,只是美夢難圓啊!

昔日優雅的公園雖然局部保留下來,但也只是放著,並沒有好好整理保養,公園裡呈現不同時代的整建格調,並非當初完整的面貌了,如今噴水池也只是一座噴水池,似乎愈來愈跟週遭新建的景物沒甚關連,它只是那個時代的遺物。反正我們的都市裡沒有壯觀的大廣場可讓人遊樂聚集,就只有分散四處只是可以納涼的小公園,在這當中,北投公園位在溫泉區的入口處,兩山丘之間的帶狀凹地起伏還不至於一眼望穿,如果沒有那兩個老噴水池存在,哪,我也不會喜歡進去散步流連啊!更何況將來往山上的纜車站通車後,便不再是我想親近的公園了。


煙火

當我在這夜裡走進公園再看噴水池一眼,腦海裡已經浮現一幅清晰的圖畫了。年終之夜,朋友們都紛紛相約相聚,或擠進東區去看煙火倒數跨年,在冷冷的空氣中,的確可以讓人精神抖擻地迎接新年的來臨,不過想到我的這段密集工作即將告一段落時,我得繼續趴在圖桌前刻那幅沒有背景的圓形噴水池。

新年一開始的剎那,似乎暗藏在市區各個角落的煙炮同時燃向高空,一陣陣劇烈的煙火爆裂聲由近而遠地在夜空中響起,樹梢也透進七彩的煙火光影到我的窗口,此時我正在木板上刻著一點一滴似煙花的噴泉,水滴灑在黑暗的背景裡。
 
我知道大家在半夜裡興高采烈的樣子,而我在新年的第一個深夜裡,將剛刻完的「噴水池」用黑色油墨印出來,然後掛在牆上而結束工作,那時愉快的心情似乎在心裡爆裂開來,煙火聲仍不斷地在耳邊激烈地響著!
 
繞著圓形的噴水池漫步,我知道,再好的時光是不會在原地打轉的。或許有一天,我離開此地,或者生活在其他角落,現在不管拍一張照片或者畫一張圖,都只是對我目前存在的時空顯示一種平衡,就像要帶去遠方的禮物。
 
2007-4-18 北投


北投風景 (上 ) http://blog.pixnet.net/wsming/post/3521504

ws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