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3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09-3-31.jpg 

watercolor on paper 24*17cm 2009

ws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2009-3-24.jpg 

watercolor on paper 35*27cm 2009

鳳梨

 

買兩顆關廟鳳梨,

我很快吃完一顆,

另一顆用來寫生。

 

像這樣清楚地畫著,想起以前的大二水彩課,

若不是畫著瓶瓶罐罐,就是畫著臘製的水果。

香蕉、橘子、楊桃、芭樂…,教室像水果攤! 

 

還有一次,老師帶全班去木柵動物園寫生,

我已經忘了,自己是畫駱駝,還是畫猴子?  

 

鳳梨擺在眼前,看起來還青澀,

那滋味在心裡蠱惑著我宰來吃!

無論酸或甜。 

 

2009-3-25 關渡

 

ws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9S0315-65.jpg 

schneider xenon 50mm f1.9 Kodak E100VS 2009

ws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緊急出口 

我走進陰暗中的田埂路,稻穗裡的露水沾濕了我的褲管。瞬間,一道早晨的陽光從山間照進山腳下的田地,稻田立即劃分兩邊明暗。我站在陰暗的這一邊,望著遠處黃金般的稻穗,在微風中波浪般地碎碎動。 

我手上拿著一台NIKON相機,從觀景窗看去,那片黃金稻穗的盡頭,有一間暗灰色像火柴盒狀的平房,前面有一座比房子還高的圓拱門。我透過伸縮鏡頭的望遠端,可以清楚看到房子和拱門的細節,表面都是精工雕琢的石刻,以及石壁浮雕,顯然那是一間非凡的廟寺,可是座落位置在那片稻田之間,感到很奇特。 

面對這個光影對比強烈的景色,相機裡的測光指針上下擺動不定。我感覺那間廟在那裡很煞風景,可是遠山之間還有其他山廟呀!這讓我無法瞬間決定取景。「大家慷慨捐錢,卻在風水最好的地方蓋那麼多廟,幹嘛?」當我心裡這樣想著,所以沒有按下快門就走了。 

一會兒,陽光普照,身上裹著露水的寒意隨即消失,我開始感到溫熱地走在田埂路上,草蟬已經開始熱喉了,而無數的鳥叫聲在山林裡迴響。 

田地邊緣,是一條雜草遮掩的水溝,從廟寺那邊流到山腳下來。我在較空曠的溝岸邊停下,那轉彎處面山壁,溝面較寬敞,水也較深。在這陰涼處,水面像一面鏡子,看到己自俯身低頭的面孔,也可以看到清澈見底的碎石,還有小魚游來游去。我脫掉鞋子,一腳伸入水裡,立刻感到令人縮腿的冰涼。 

在這個早晨的安靜之中,我蹲在一塊石板上聽著溝水徐徐的喘流聲,有一種熟悉感。不過,低頭仔細看看這塊踩在腳底下的石頭,竟然是一塊墓碑,我感到訝異,這塊墓石看起來起好像放在那裡很久,所以刻字的凹痕已經模糊難辨了,旁邊還有兩塊墓碑斜斜地枕放在水邊,一半浸在水裡冰涼。 

墓石上有長青苔,也有許多肥皂垢,這應該是附近的人家常來洗衣服的地方,石頭邊緣磨出光滑的凹陷,顯然除了當洗衣板之外,也當磨刀石用呀!所以水溝裡可以發現清洗撿剩的菜葉,甚至來這裡殺魚、宰雞,掏出的魚腮、內臟都丟在水裡,吸引許多魚蝦爭食,甚至毛蟹也著搬食物,雖然這種水裡的場景我並不陌生,但是住家並不在這附近。 

一塊腐朽的木板跨過溝面,我走過去對面。繞過一段矮草坡,前面是一片已經收割好的開闊田地,乾枯的稻梗殘根已陷入泥寧裡許久的樣子。 

聽到有三輪鐵牛車那轉速不快的引擎聲時,我正在對著一間老舊的農舍取景,木頭矮房就搭建在較寬的田埂路邊,壁上漆寫著「請你不要入內盜取」,這麼早,我可不是來偷東西的,我只是想找一處好看的風景。在逐漸溫熱的陽光之中,田裡有水光,還有一排五人座的淺青色塑膠椅,那不是公車站的椅子?這早晨的風景有一點讓我感到納悶。 

正要按下快門時,一位頭戴白色球帽的老伯突然出現,他駛著那輛三輪鐵牛車在我的鏡頭內跟我揮手,我聽到他問我要不要搭頭班車?我多按了一下快門,他彷彿知道我的意思,然後消失在鏡頭裡。 

田水往下流,一畦流過一畦,在田埂缺口邊形成一個小水窟,水聲不停地滴咕響著,吸引我的注視。然而,在我眼前的田地淹注的水並不深,我不知道腳踩入泥巴會陷入多深。大部分的稻根已經腐爛瓦解在水中的爛泥巴裡,水沒被弄濁,我蹲下俯身,所以可以看清楚水裡的世界,大肚魚在裡面穿來穿去,好像在欣賞一個透明田裡的水族箱。大小深淺不一的紛亂腳印,像封印般地保留在水中的泥寧裡,也像一艘艘海底沉船,那般安靜沉睡而不被打擾。 

水中還長出一些水草和青苔在飄搖著,泥寧裡冒出泡泡,可能有生物在裡面呼吸呢!若不是隱身在泥巴裡的田螺、田貝,不然就是泥鰍到處爬過泥巴的痕跡。也許將手伸入侵蝕而成的土洞裡,還可以抓到藏身的小鰻魚也說不定。當我這樣想著這種熟悉可以玩耍的田地時,太陽光映在水面上很刺眼,我瞇著眼睛,在這強烈光影之中,在波動的泥巴裡感覺有東西在鑽動。 

我想起以前去田裡循著那些蹤跡,總是可以在泥巴裡捉摸很多東西呢!突然,我看到有長長身體和尾巴,頭還藏在泥寧裡滑溜,我驚喜而且很確定,田裡竟然再見到許久不見的鱸鰻。 

當然,我不應該相信那些過往的經驗,而且情況也不一定如我想像那樣美麗的發生。 

結果事實並非如我預期那樣,泥地裡突然出現一條大蛇,牠豎起身來像一支拉滿的弓箭,正張口吐舌兩眼緊盯住我,我意識到牠馬上會向我飆過來,更何況這時候移動腳步的話,恐怕那會遭到像閃電般的致命一擊。我心算著我的移動速度,那根本躲不過大蛇的攻擊,所以身體感到某個部位即將被咬中的痛感。我的心跳像衝爆後的無力感,而且眼角餘光瞄到田裡四周有東西在晃動,我不再想像那是鱸鰻了,一時也意會不到有逃離的缺口,然而身體僵持不動,像那座廟寺上的雕像。 

我稍微抬頭,望見頭頂上空突然現出「緊急出口」幾個字,「啊!」我叫了一聲,然後聽到一陣電話鈴聲響起。 

 

2009-03-17 關渡

ws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Mar 11 Wed 2009 11:45
  • 梨樹

09-RD0223-12.jpg      

r distagon 50mm f4  Kodak E100VS 2009

梨樹 

我很喜歡吃梨子,尤其是產在寶島的粗梨。當然,後來有改良的水梨和幼梨,即使化作果醬也好吃。習慣將梨子削皮,然後抹鹽巴沖水,整顆咬起來有點鹹味的果肉,和著微微酸澀的汁液嚼著即使到國外,在五顏六色的水果攤裡,西洋梨也很難取代這種滋味。 

但是,梨樹長怎麼樣,我沒有印象。即使曾經搭車到過梨山,下車看見許多水果攤在賣梨子很熱鬧,仔細想想還是沒有梨樹的印象。對於這種吃的到卻看不到長在哪裡的水果,始終感到神秘高貴,難怪水果禮盒可以當作有誠意的禮物,盒裡通常裝著碩大豐滿的梨子和蘋果,而不會是芭樂或橘子呀! 

梨樹,在我的平地生活中不常見,即使遇到,我也認不出來。有一次,在繞著關渡平原邊緣的步道上散步,看到稻田之間的一塊空地有一叢形狀特殊的樹,即使常經過也沒注意到的樹在回途的金色陽光中很顯眼。夕陽的光影指示著我接近它的路徑,我走下小緩坡,然後小心地經過一小段剛犁過田的濕泥田埂路。走近才發現,樹上的稀疏葉子裡還有幾朵五瓣的白色小梨花,枝幹上已經長出許多小梨子了

我當然認得出有黃金斑點的果皮就是粗梨,可是這跟我讀過人家去梨山種梨的故事不太一樣,既沒有人工接稼花穗的痕跡,也沒被修剪過,顯然,那是一棵自己開花結果的野梨樹。

我站在這棵梨樹前抬頭端詳著,那一層樓高的枝幹顯的巨大,而且長的像一把扇子骨架,這有一點奇特的生長結構讓我印象深刻,和田地上的稻梗被燒成灰燼的黑色條紋形成一種視覺的對比。背後還有幾棵更高大的柚子樹,在這些樹葉茂密的樹叢之前當排頭,難怪一點也不起眼。

此後,在二月天裡,有幾次散步經過,我總是好奇地走近去看看那棵梨樹,儘管每次天色陰暗,我還是按幾下相機快門先紀錄下來。有時在家裡想著等好天色時去素描梨樹一番,將那複雜的結構在紙上疏理出一張有秩序的圖畫來然後,我開始構想怎麼把這棵樹變成一張畫的主角。

第二次去的時候,梨樹背後的幾棵柚樹已經被砍除,肢解的枝葉堆置在水塘裡,梨樹變成那塊空地上唯一的主角了。再一次經過時,我看到空地的遠遠那頭有怪手在挖土整地。後來,我站在梨樹下,怪手的引擎聲已在耳邊轟轟響了。

我的窗口對面,是平原邊緣的柚子園,在三月天裡,整日散發著柚樹開花的濃香。當然,我知道,這花香裡沒有包含那幾棵還來不及開花就被砍除的柚子樹。而植樹節那一天,我走進關渡平原散步,看到插秧機迅速又整齊地種好一大片田地,經過梨樹附近,遠遠地發現那塊地被剷平了,那裡在水稻田之間,像一塊新生的黃土地,沒有任何草木的蹤影。

回途我心裡有點遺憾遇見梨樹的這一個月當中並非沒有好光影,只是沒有把握那機會,本來想著等好光影再去好好地拍一張照片的,更來不及仔細地觀察畫一張圖畫。 

夜裡柚子花的濃香從平原那邊襲來飄過地鐵軌道和大馬路。此時,我想像著,那塊黃土地的空地像一張長長的祭台。而梨樹,變成祭台前方那一座銀色的燭臺,長滿枝幹的梨果像點燃的燭火在水田映著藍色的夜空裡閃亮

2009-3-21 關渡

 

 

 

ws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