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布上的蠕蟲 

偶而會去美術社買畫畫的材料,看著擺著許多油畫布的角落,自然會想起自己畫不好油畫的遺憾,但是觸摸著各種麻布的粗細感之間,仍然有許多好奇心。即使買些零碼的畫布回家自己裁剪,然後釘上木框,空白著擺在牆角也好。

也許那些歐製的油畫麻布都不便宜,要買那些材料時,心裡總是在尺碼之間掙扎著,雖然那時口袋並不時常有錢,但總是不吝於買來使用。即使現在可以買來隨意亂塗,但只要想到畫布會遭蟲蛀的危險,就會有一種使用的畏怯感。 

以前,在美術系三年級時,突然聽到我的老師對我說我不適合畫油畫,心裡失去了信心而難過很長一段時間,畢業後,我對於畫油畫,仍然不死心地畫了好一陣子,期待有一天能開竅。但是在今年初,突然有一天,我意外發現所有的畫布都遭蟲咬破,到此,我不得不對畫油畫這件事認輸! 

看著圖畫背面的麻布有許多蠕蟲正在蛀蝕,拆下僅有幾張還能留到現在的油畫習作的殘破樣,即使那些畫布早晚都會被我淘汰的,但心裡仍然感到氣餒。當我把所有畫布割裂,遭侵蝕的木框都扔進垃圾車時,彷彿棄械投降。

由於我沒有能力畫好畫油畫這件事,以至於沒有機會學會保存,看到這樣被自然淘汰也就罷了但是我想起曾經看著正努力畫畫的朋友嘆息,對於他望著工作室畫愈愈多的作品堆著而感到沒有出路,現在我才體會那種牢騷以此想像,假若有一天,他突然發現那堆心血都被蟲吃了,在他還來不及成名前,那該會是個讓人哭笑不得的結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sming 的頭像
wsming

龍眼樹下 Under The Longan Tree

ws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