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 26 Sun 2012 22:49
  • 舅舅

56010001  

 

舅舅

不久前,我和老朋友在餐廳晚餐,吃飯時,我偶而轉頭看看四周,感受一下餐廳的氣氛,在背後不遠的那桌,看起來是一家人或老朋友聚餐的樣子,顯然那些大人圍著圓桌專心聊天一邊吃飯時,做在席間幼兒椅上的小孩正專注地玩弄面前那片閃亮的iPad。 

我看著那坐在螢幕前顯得無比安靜的小孩子背影,突然想起妹妹的煩惱,她那輟學在家的十六歲兒子,是否也如此無比安靜地在家上網?另外想起剛讀過的一則新聞裡,一位剛下班回到家的媽媽,當她看到失業在家的二十七歲兒子整天玩電腦,才說幾句就被兒子突然用石頭敲頭致死,由這個悲劇想到妹妹的兒子也會動手打媽媽這件事,突然覺得剛吞下去的食物怎麼也沒味道了。

由這個場景,我跟朋友說起這些聯想,後來在餐桌上聽到有關的故事相繼而來。其中有一位朋友馬上想起他的高中同學來,在他的印象中似乎已經變成一個電腦怪物了,因為他的工作不順利,長期待在家裡只能跟電腦在一起,後來漸漸失去謀生動力,也漸漸跟朋友失去連絡,他每日的煙癮大且身體活動量少,最後得住醫院接受心臟手術了。聽他描述著他的同學置身在堆滿雜物的房間裡,只剩他自己和電腦還沒被淹沒而已,若看著身旁滿罐的煙灰,想像他那整天坐在電腦螢幕前的身影置身在煙霧嬝繞的空間裡,彷彿看到那部著名的日本動畫《Akira》裡,那個有點自卑卻擁有強大超能力的鐵雄,最後實驗失控的身軀甚至變成將好友和愛人吞噬的恐怖電子巨獸。

另一位朋友接著說,她有一次好奇地問迷戀電玩的姪子「妳對媽媽的印象是甚麼?」那孩子直接馬上的答案是「電腦!」原來在孩子的眼裡,媽媽跟電腦的關係似乎比孩子更密切的樣子!不過,我想成更誇張的答案「電腦是我的媽媽!」那以後小孩子的性格養成都在電腦裡,這會是可能發生的結果?無論如何,這都讓我感到驚訝。於是我推想著,如果妹妹的兒子在青春期的成長失調,那麼當他的身體和膽子愈來愈大時,我也開始擔心她在家裡的安危了。

我被姊姊妹妹的小孩喊「舅舅」很久了,大都只是在他們回老家過年過節遇到點頭而已,不過,當我想起今年的過年看到他們進門來個個長大的身影,並且在餐桌上可以跟他們閒聊幾句時,突然感覺自己當「舅舅」這個身分的存在感。我回想起他們從小每次回鄉下老家的樣子,怎麼每個小孩總是捧著電子遊樂器進門來?對於他們手上總是黏著電子遊樂器的印象改變多少,我現在也不確定。也許我們忽略了為小孩子安排一張飯桌,好讓他們正經地在飯桌上吃一頓飯,或者我們以為讓小孩子安靜地聚在一邊玩電子玩具,或躲進有電腦的房間裡,就可以安心地好好吃一頓飯?

然而,我知道妹妹的煩惱,是在老家聽到她打電話跟媽媽說些孩子的事,也許媽媽早就知道問題癥結,而在電話那端的妹妹只是聽到重複的老話,顯然責怪和安慰的效果已經不重要。我知道自己很少和他們連絡,對於孩子的成長轉變當然沒有太多印象,一時之間,我也不能表示甚麼。

後來我打電話給妹妹,那似乎變成一件不尋常的事。即使知道到那孩子不想上學,喜歡待在家裡跟電腦在一起,日夜顛倒的不正常習慣引起家人的不安甚至衝突,這些徵兆聽起來並非陌生,但是這種事真的發生在自己的家族裡,那可是一件傷腦筋的事呢! 顯然這已經到了需要找專家幫忙的地步。雖然我沒有立場說什麼,但至少知道那孩子喜歡畫漫畫這件事,大概也只能用漫畫這個話題去跟他聊聊。無論如何,去看看他的圖畫,總有一些我可以看懂的訊息,這或許是我第一次想和外甥說話的理由。

我想起自己考美術系失敗好幾次,不僅自己難過,確實也為難父母,若不是我的舅舅適時地鼓勵我,幫忙媽媽,那麼我大概也沒機會畫畫了。所以關於妹妹的兒子畫漫畫這件事,我當然樂觀地看待,若他真的有才能,自然會由這個夢想讓他開竅,並且找到自己的路。不過,我在電話裡所聽到的訊息,顯然他依賴透過電腦向來歷不明的網友學漫畫,而且這些學習的模式已經超乎我的想像。所以,我想去看外甥已經不全然是為了妹妹,反而當作是拜訪一位特別的漫畫少年。

即使我還不了解他的網路漫畫,但也不能在他面前顯示我的外行。雖然以前我在美術系的學院訓練裡,已經排除了漫畫能力,因為覺得畫漫畫和看卡通一樣顯的孩子氣,自然地對街上那些充滿卡漫圖騰的流行電玩不感興趣!可是後來我在巴黎透過電視看了許多動畫實驗短片,我才第一次發覺日本動畫電影的魅力。有一段時間裡,我開始買了許多動畫,密集地看著像要彌補過去,這種吸引力,引發我想寫故事來畫動畫的念頭,此外,我回頭看看那時的美術圈,也已經很流行卡漫圖騰的繪畫作品了。後來我明白做動畫這件事不是一個人可以完成的,所以我的那股動漫熱才告一段落。現在,我從這些僅有的漫畫經驗裡努力回想,找出會讓我著迷的動漫作品特質,若以此來看待那孩子畫漫畫這件事,那麼,我更想見識他用漫畫說故事的能力。

我走進妹妹的家,這是她結婚後第一次走進他們的家門!的確,聽到她這樣說,自己也感到驚訝,難怪見到孩子們彼此都有陌生感。公寓住所不大,進門時瞥見他雙手還是像小孩子那樣忙著按電玩,還有一個在地板上爬行的小孩偶而會抬頭看著陌生的我微笑。那張給小朋友做功課的桌椅放在房間裡,看起來已經不適合正在長高的兒子了,桌上並沒特殊的圖畫景象,很難想像他坐在那裡廢寢忘食的樣子。

他坐在沙發角落,看起來身體長的有點單薄,酷酷的表情不愛說話的樣子。他將放在茶几上的電腦開啟,然後有圖畫顯示的螢幕轉到我面前,我只看到幾張插圖式的漫畫而已。他都用電腦繪圖板畫圖,線條輪廓大致還順眼,大都是畫著削著長髮額上流海,身穿短上衣和短裙擺弄姿態的漫畫少女。他秀完幾張圖,那張畫著像美人魚般地屈膝而坐的含羞少女就留在螢幕上,她張著水汪汪的圓圓眼睛,彷彿坐在身邊看我們在說話。

「已經有故事要讓他們表演了嗎?我好奇地這樣問,「什麼?・・・。他張著眼睛望著我。起初,我以為那些美少女是他設定的漫畫角色,看來似乎不是我想的那一回事,他說這些漫畫是臨摹來的,正在練習融會各路手法。我原本以為他已經有能力畫出自己的一套,所以更好奇他那種會引起家人恐慌的畫圖狀態,結果都沒看到任何完成品或其他手稿的痕跡。

關於畫漫畫這件事,他覺得去學校唸那些書沒有用,心裡卻有明確的夢想去日本學漫畫。他還沒出道,就認為這環境不適合他畫畫。可是既然不去上學,卻也說不出給自己在家自修的功課,以及顯現有感染力的工作紀律,更沒有來自真實朋友的刺激。大概習於按鍵而疏於接觸人群,所以只能聽到他用簡短的句子說話從有點含糊的語音裡,常常提到「網路」及「網友」那似乎是他的漫畫存在的網絡,了解這些訊息,也錯亂了我進門之前理出的想法。然而,我想像著面對螢幕裡的世界,那樣的去路,很可能在現實的地方哪裡都到不了。

後來,我又跟他說了幾個我喜歡的漫畫家的故事,或是從我認識的朋友當中,提起他們從事繪本和畫漫畫書或者製作動畫的經歷,以及結識這些朋友的重要。提這些和朋友一起去經歷的事情,只是試著吸引他去想像出門去看看這個世界,經歷一番故事才能使他的漫畫少女動起來,若更懂得用分鏡讓漫畫人物開口說話,那會變成一本漫畫書,而不只是畫一張張的漫畫插圖。那麼,他能將現實的故事帶進他的網路世界,也能將自己塑造的漫畫人物從螢幕裡帶入現實的社會!  

看過他的漫畫,我的觀感一時也說不上來。我知道他們從小接觸電子玩具和網路遊戲,也許他們的視覺早已習慣了遍佈在遊戲面板或虛擬空間裡的卡漫圖騰,即使能隨手畫出這些造型,這是他們的天才或只是他們遊戲的一部分?當我這樣想像著,瞄了一眼電腦螢幕上那個穿著迷你裙的漫畫少女,終究我還是無法確定他畫漫畫的才能,也分不清楚漫畫是他從小習慣安靜在家的遊戲,或是當作前途大事?「要讀書,這會讓你畫的跟別人不一樣!最後,我也只能這樣跟他說了。

想起以前妹妹曾問我要讓孩子學畫畫的事,我總是對於去上才藝班感到不以為然,而現在,我卻一直要人家去上學?當我看著他安靜端坐的姿態,臉上沒有太多表情,只是張著漫畫式的眼睛望著我,那時我愈來愈覺得自己像是擺在他面前的電腦螢幕!

離開之前,妹妹遞來一張新工作的名片,我感到很突兀,或許她出去工作可以暫時避開在家的不安?我在大街上走了一段路才搭公車,坐在車上,心裡還在納悶著,為何那孩子只是上學遲到或服裝不整,即使因此常被記過或挨罰也無法改變自己去遵守當學生最基本的生活規矩?公車不按時開來,學校規定太多,聽起來不想上學的理由很任性,這時我開始認為這是父母沒有將孩子教養好。

回家的途中,那孩子的漫畫少女圖像還留在腦海裡隨著公車移動,經過學校附近,放學後的學生擠上車,聽見他們說話吵雜的聲音,好像用著外行人都聽不懂的術語,彼此交換電玩遊戲的情報,這似乎是在車內常遇到的風景了。還是車窗外流動的風景讓我感到熟悉,那整排長在行道上的木棉樹更吸引我注目,在我偶而經過這條路線的印象裡,我記得兩年前那些樹開完木棉花之後,枝幹隨即被砍除精光,本來長好好的樹,實在可惜。現在,我再經過這條街,看到那些木棉樹長的愈來愈高,枝葉更茂密。因而,我知道,樹要長高,原來除枝是有必要的過程。

這時,我想起上班忙碌的妹婿,聽說他從來不會對孩子發脾氣,那麼,我應該打個電話給他,聊聊這些我跟他兒子說話的感想。

2012-03-1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sming 的頭像
wsming

龍眼樹下 Under The Longan Tree

ws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魚
  • 這篇不斷加長的故事,讀起來感觸很深。你寫得真好!因為你寫的這個故事脈絡,是許多人都很熟悉的場景,然而我們並未"認真"思考過這些事情。

    "感觸很深"是因為這些生活裡重要的事情,並不被當作是"重要的事情",而是"沒有那麼嚴重的事情"......長久下來,大人們輕忽了他們應該擔負起的責任;而小孩就在這些輕忽當中,被大人『默許』了很多事情。大人的『默許』與『不處理、冷處理』是大人們最容易輕易的規避辦法。"長大的過程"是不可能永遠挑選自己挑撿出來、能夠方便順利過關的事情去做,......長久下來,也就無法承擔關於自己的任何選擇與決定了。

    我感覺大人所謂教導的責任,並非是全然的規矩與規範約束,而應是大人幫助孩子去理解"生活的規矩"那背後的意義,自然不會把表面上的規矩視為"生活的重點"......因為生活確實失去重點,所以"生活的規矩"會被孩子放大成為理由、變成藉口。


    *****

    "舅舅"的出現,對於外甥,說不定會在安靜的湖水中投下一粒石子。讓他開始思索"自己與漫畫"這件事情....."哥哥"的不尋常拜訪,我感覺一定也透露了一種提醒的訊息。

  • autumn
  • 相片中的滷蛋看起來很美味可口!可以忘記一下讓父母操心的教養問題!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