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警

 

我遠遠看到一位警察站在往我家的路口,走到紅綠燈要過斑馬線,才看出來是我的隔壁鄰居阿雄伯在那裡。他的太太跟在身旁,一隻手拎著包裹,右手拉著阿雄伯要出門的樣子,他們一高一矮的身影一起出現確實很罕見。

「阿雄伯,你好嗎?真久沒見到你啊!」

「是啊!去住院啦!」

「才剛出院,你怎麼穿著警察制服來這裡?巡邏嗎?」

「不是啦!這領衫是民防發的。你沒看到上街反核抗爭的人那麼多?隊伍長到看不到尾溜,我穿出來維持秩序才像樣呀!」 

「咦!遊行?在哪?」

我開始有點纳悶地看著阿雄伯,他的臉被頭上那頂大盤帽的帽簷遮去了一半,只露出臉頰上光滑結實的肌肉,也許看到這個大場面令他興奮,所以他原來滿面皺紋的樣子不見了?當我跟他說話時,只見帽簷底下那雙張開直視前方的眼睛,跟著頭頸一直左右來回不停地轉動,像燈塔露出掃射的光芒。可是我看看四周以及濱海公路,除了大卡車和聯結車從花蓮宜蘭方向一輛接一輛按著喇叭開過來,轟隆轟隆地經過眼前,此外,就沒有其他動靜了呀! 

況且,澳底大街上早就沒人在插反核四的旗幟了,自從那些當年帶領他們上街遊行吶喊的頭頭各各都當委員做大官之後,不是嗎?核電廠不僅沒有消失,我只知道電廠還沒開始營運賺錢之前,我們當地的居民早就開始享受電費優惠和補助了!一直到現在,錢至少已經花了三十年,電廠總算蓋出眉目,也聽說即將裝填核燃料開始試轉,但是那些頭人還在用「反核公投綁大選」當作他們的選舉口號,真是見笑呀!看看那條公投法後來被他們修改成什麼樣子了?

難道是阿雄伯的頸椎開刀傷了腦筋?要不然,他怎麼還以為自己來到街頭的遊行隊伍裡當糾察的義警?我心裡這樣想著時,看到阿雄伯穿著一身制服抬頭挺胸的樣子,感到愈來愈巨大,使我得抬頭仰望,他的兩眼仍然直視著前方,頭頸仍在左右晃動而沒能看我一眼。看著阿雄伯和他的老伴慢慢移動腳步踩著斑馬線過街,像一具頭會晃動的巨大公仔鬆開發條在移動! 

 

2013-01-3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sming 的頭像
wsming

龍眼樹下 Under The Longan Tree

ws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