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拷貝 3.jpeg  

 

 

書單 

新年即將到來,早上醒來一睜眼看到擺在床頭的那堆書,腦海隨即出現一個念頭,那就是把今年買來看的書一一打字列印出一張書單。 

今年,我為了準備兩個個展而從年初忙到年尾,只是為了在短暫的時間裡公開亮相,什麼時候會再像青蛙鼓飽勇氣嘎嘎叫那樣不知道,雖然結果不怎麼樣,買書的錢倒是花了不少。這些書常放床頭讓我感到安心地睡去,很多故事是在半昏迷的狀態讀完,故事溜進我的清晨之夢裡也說不定。這些書也常放在背包裡隨我出門到處移動,也陪我在工作室度過許多煩躁的工作天。 

每次去重慶南路的書店逛逛,除了常買慣看的小說,由於今年初我意外地買到一本日本畫家東山魁夷的散文集《與風景的對話》,發覺他的文章寫得很好,同時也喚起一股對近代的日本畫的好奇心,我很快就買來東山魁夷的畫集,那一陣子,到處尋找跟他有關的畫家的書,例如學生時代就知道但沒太多喜好的橫山大觀畫冊很快就出現在書桌上,接著菱田春草、村上華嵒以及速水御舟的畫冊紛紛從日本寄來,直到看完兩本他的同班畫家田中一村的大型畫集之後搜尋才告一段落。 

然而看到用毛筆畫製利落的日本畫,我由此想起趣味完全不同的清代畫家石濤的畫,那個我讀國中時就開始有的好感,那個以為他的畫很簡單的印象,沒想到進了美術系卻看不懂他那本畫語錄,即使現在看來才明白一些,這讓我有一陣子在書店裡只要看到不同版本的「石濤」就想買,以至於放在我口袋裡的錢很快就不見啦!後來我覺得這些畫家的毛筆字都寫得很好,那麼字寫不好的人就畫不出好畫?看著自己的字寫成那副矬樣,若這樣推論的話那對自己當畫家的信心太不利了,不過我還是受此想法強烈的牽引,然後在春天裡心裡開始有了重新練習拿毛筆寫字的決心,而上次認真做這件事是大一那年的書法課。

看來那本《與風景的對話》讓我付出代價,由於這一連串的互相牽引,以至於桌上堆了一疊不時去書店買來的字帖,到了年底,雖然已經感到不需要再買字帖,但是練習寫字的習慣沒有因為忙畫展的事而擱淺,剛開始我像一個初學寫字的小學生,也彷彿從來沒有把字好好寫過一樣,把那些字帖反覆練習像在練習把位到準確的音階,現在看到可以把一個字漸漸寫端正而不再扭捏時,不知不覺地練習這些構成每個楷字的筆畫,寫字已經當作一天活動的第一件事了,後來當我把每個複雜的字形結構當作風景看待,寫字這件事變成有趣的修練,當我拿筆沾墨在紙上摩擦的感覺愈來愈多,我想到畫畫這件事,若由此能引發我更多的畫圖熱情就太好了?

若把這些字帖一起打進去書單,那早就超過上百本了。然而,有些故事書看完了,有一些故事要繼續讀到新年。還有,剛寄來一本訂購許久的英文書 The Book of Disquiet,隨手翻翻看這本不安之書的內文時,覺得生字不多也不少,於是我開始想像明年是否可以好好重新練練我那半生不熟的英文?或許將來有一天我可以用來說夢話! 

2015-12-3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sming 的頭像
wsming

龍眼樹下 Under The Longan Tree

ws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