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O-LANTHAR 90mm f3.5  Kodak E100VS 
                                                       
皮球貓

那是一個沒有涼風的悶熱傍晚
,我正在外面散步,經過附近的一條大水溝,應該說是圳溝才對,卵石和水泥砌成的溝壁長滿青苔,溝水流通順暢,水裡有一點深黑,應該還不算是條臭水溝,至少還可以看到許多吳郭魚在游來游去呢!

對面不遠的空地上,有人在玩遙控飛機,空氣中聞到一股濃濃的汽油味,也有剛割過草的草腥味。聽到遙控飛機在空中操練翻滾的馬達噪音,甚至數次從頭頂上低空飛過,好像在模擬低空炸射的戰機,難道他們把我當成獵物,想看我跌進水溝的狼狽樣不成?

每次走到水溝邊這條窄窄沒有護欄的柏油路時,我都得專心沿著走。突然我看到養了一歲半的貓Niau Niau迎面而來,那隻褐色短毛的虎斑貓已經好幾個月不見了,我很高興看到牠要往回家的方向走來。像平常一樣用口哨叫牠,牠立即有反應地在十步遠的距離停住腳,然後對我喵喵叫了幾次。我再吹了幾次口哨,同時慢慢靠近牠,牠的神情顯的有點怯生看似要逃跑,一會兒,牠似乎認岀我來,並且走到我的腳邊伸著頭用鼻子聞一聞,然後用身體磨擦了幾下。

我發現牠渾身是傷,而且已經結著一條一條像糊了麵線膨脹的疤痕,從那些傷痕看起來,好像經歷過很慘烈戰鬥廝殺的樣子!身為這隻貓的主人,心裡感到驚訝,也很遺憾,我真的不知道牠跑去哪裡了,即使牠在外負傷也幫不上忙。我想去摸摸牠的頭,捏捏牠的脖子肩膀,像平常一樣地逗牠,捉起牠的前腳檢查一下久未修剪的指甲,發現腳指間的爪勾已經長的尖銳無比了,但是牠的眼神裡卻毫無所謂的樣子,牠在家裡的神情也從未如此地酷呀!而且像個毫無懼色的戰士呢!

我怕牠再逃走,於是想要帶牠回家,好好了解離家的原因呢!這時遙控飛機目標朝我們低空俯衝,瞬間,我本能似地一隻手抱住我的貓蹲下身來,左手撐地就跳進水溝裡,褲管都弄濕了,還好溝壁不是很高,水深尚未及腰部。

忽然,我看到手上的貓也泡了水,身體受潮之後正開始迅速膨脹變樣了,我不知所措地看著牠怎麼會變成這樣,瞬間灌飽水後變成一隻圓滾滾的貓,那些疤痕像烤熟的麵包切痕那麼顯眼。我著急著趕緊用力將水擠出來,最後牠的身體像被擠扁成一片橡皮膠囊在我手上,牠搖一搖尾巴,喉嚨仍然發出呼嚕呼嚕的喘息聲,眼神裡好像沒甚麼事情發生的樣子。

我心慌地搖晃著扁平的身體讓牠醒著,想趕快帶牠回去,至少還有幫牠做結紮的那個獸醫可以幫忙啊!這時,貓突然振作起來,縮起後腿然後用力一蹬,從我手上掙脫出去,我的右手腕上立即留下滲著血水的爪痕,我還來不及阻止就看到那隻貓迅速跳進水裡。

當牠浮出水面之後,身體又開始膨脹成圓滾滾的,牠在水上浮游著好像沒事的樣子,回頭向我喵喵叫了幾聲,我實在不了解牠的心意,真希望牠能開口跟我說話呀!一會兒,牠噴了一口水之後,貓順著水流潛入水裡不見了,即使伸手也捉不到牠呀!一種驚惶的感覺讓我想著牠最後瞬間對我凝視的眼神。

2007-04-25 北投

ws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