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neider curtagon 35mm f2.8 Kodak E100VS 2007

台9線 

台9線是全國最長的公路,這是普通常識,也許開車的人都知道這條路的頭尾。

如果從台北的新店上路,要經過坪林山區路段的北宜公路,沿著九彎十八拐到蘭陽平原。離開蘇澳後,要穿過清水斷崖上方幾個長隧道的蘇花公路,然後進入花東縱谷,一路經過好多鄉鎮到台東,接著南迴抵達屏東的終點-楓港,全長四百七十多公里。

最近在這條公路往來,常聽到司機朋友這樣介紹而加深印象。而我,事實上,也曾經走過,只是到現在才知道這條路叫台9線。
 
上個星期三早上,又去花蓮一趟。朋友開車來火車站接我,太陽正是火熱,我們直接上台9線公路南下。這次是要去富里,為了去看一座廢棄的磚窯改建成民宿的私人莊園。
 
車子跑在縱谷裡並不吃力,左手邊是海岸山脈,右邊車窗看去是高聳的中央山脈,三十米寬的公路上,來往的車輛也不多, 白雲在山邊一路伴隨。傍晚的陽光照在山邊的平原上,像調色板裡剛擠出來的顏色,到處可以發現像是一張風景明信片的角落。黃澄澄的稻子正在收割,我每天吃的米是在這裡收成的。
                          

雖然少有機會可以頭尾走透,不過,這條路上還是有我熟悉的片段。我還記得讀大三的那個寒假,除夕夜剛過,心裡憂鬱著,在濕冷天裡,我便離家一個人去環島了。回程是搭高雄至花蓮的中興號巴士,我印象中是在楓港上車,然後跟騎摩托車載我玩屏東的學長說再見。車子進入山區的南迴公路,我坐在車尾靠窗的座位上,打開一點窗戶讓臉迎風吹拂,看著沿途新鮮的風光,漫長的旅途不至於感到無聊。巴士開到台東的太麻里停靠休息一下,到花蓮時已經快天黑了。
 
搭往太魯閣的市公車也是繼續走台9線,隔天,獨自從太魯閣走到天祥,再搭中興號翻越橫貫公路到台中,在那條台8線上又是一天的車程。車子在高山斷崖邊的公路上都得小心地轉彎行駛,雲霧缭繞讓人感到飄緲,也許我專注於途中的驚奇而忘了煩惱。

前幾年的夏天,跟我的鄰居一家人開車去花東玩,再一次從新店上台9線長途南下。經北宜和蘇花公路到達台東的關山小鎮,回程順道繞去富里的山上看滿山谷遍開的金針花。其實許多鄉鎮已經不是我從前的印象了,而是變的有獨特風情,在沿線很吸引人下車一遊呢!那幾天,我們愉快地在花東縱谷的台9線上一路玩回台北。

想起更早之前在宜蘭唸高中的時候,就常搭公路局的巴士從北宜公路繞到台北玩,感覺每次搭上車就像加入探險隊。印象中坪林是個熱鬧的人車中途休息站,然而半年前經過北宜公路時,看到那裡的停車場顯的空曠呀


南迴鐵路通車以後,有一年秋天,在高雄的畫展要開幕前,我特意繞道花蓮,再搭火車去高雄。我知道,台9線上再也看不到當年那種高雄-花蓮的長途客運了。

至於雪山隧道往宜蘭的快速道路通車,北宜公路的盛況也不在了,也因此讓原本縱貫東部的台9線頭尾都分叉了。

經過這條台9線上時,可以串起我在不同年紀經過不同路段的記憶。而現在,即使走在這條更遠離台北的公路上,我也不感到陌生。

如果再開一條高速公路穿過中央山脈,在隧道裡快速通往花蓮,那麼,我將無法在沿途隨意下車拍個照
。如果是這樣,徒留9線上的美景呀!


2007-07-0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sming 的頭像
wsming

龍眼樹下 Under The Longan Tree

ws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