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手槍

有三個辣手摧花的綁票犯像毒蛇一樣地在市區內四處逃竄,給無數的婦女心裏恐慌,誰也不知道會在何時何地會遇上他們,更何況他們手上擁有強大的槍枝火力,即使跟警察正面交火也能安然脫身。有一陣子聽說歹徒跑到山上的行蹤,警察就馬上全副武裝去搜山,各種情報的出現都使警察時時拉緊神經.

他住在山上的屋旁有一條小路可通往山區的竹林,村子裏的人也經常經過這條路到山上採竹筍或水果。那時在炎熱的七八月天裏時常看到一群拿著烏茲衝鋒槍和長短槍的警察經過,有時下山來會進屋裏來向他討杯水喝或休息抽根煙。他們在閒聊之中露出一點厭倦這充滿著生命危險的任務,長官三不五時的要他們上山搜查任何可疑的逃犯藏匿地點,他們的精神是緊繃著。他才第一次看到真實的烏茲衝鋒槍和彈藥在警察的手上亮著,他看著那根靠牆邊的打蛇棍,想著他也有隨時出現的敵人要去應付。

有一天早上當他仍未清醒之際,聽到屋外有走動聲,他以為是路人經過,可是仔細聽那緩慢輕細的聲音像蛇般的爬動聲,他敏捷的跳下床來迅速的拿起那根棍子走到窗迅往外看,原來不是蛇而是一個穿著雨衣戴頭罩只露出兩眼的人鬼鬼崇崇的在屋外徘徊。他有種被窺探的不快感而大聲叫那個人趕快離開,手揮著那根棍子,那個人默默地離開他的視線。他站在窗口查看了一會兒,覺得沒有動靜才放心轉身回床繼續再睡,「不要動,把棍子放下,手舉起來。」從他背後聽到有人向他斥叫著。他放下棍子,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地轉過頭來看了一眼,原來是剛才在屋外出現的那個人,他手上正拿著手槍對準他著他的背部。
「到牆邊靠著,手腳張開,不要亂動!」又是一聲命令。
他勉強而心不甘的走到牆邊,照他的指示草率做了動作,心想嘀咕著這輩子從來沒有被人威脅過,他如今卻在一個陌生人的槍口下任人擺佈。原來那個人繞過小路從沒有鎖的後門進來。

在大熱天裏,他全身包裏著雨衣,腰帶繫著軍用的S腰帶,當他轉過身去的時候,看到腰帶上掛著開山刀,鐵剪和麻繩和兩副發亮的手銬,一副行家的專業配備。有一會兒的時間都沒有動靜,「嘿!接下來你要怎麼樣?」他回頭問。
蒙面人楞了一下,好像忘了是來辦事的,他看到蒙面握的那把手槍正在抖動哩。
「這樣好了,即然已經來了,就抽根煙吧!」,他搖著下巴示意蒙面人在桌上有一包Mild-Seven香煙。
「一起抽吧!」他輕鬆的說著。
蒙面人拿過來那包煙各自點著煙一起抽起來,二人在大廳內抽著煙沒有說話。
「我知道你只是要來拿東西,並不是來殺人,我的東西都在屋子裏,你要儘管找好了!」他對著那支發抖的槍口說,蒙面人沒有回答。
「放心好了,我不會報警,也不會亂動,你拿到東西就趕快走!」他說。
蒙面人在他的房內搜刮東西,又到他的臥室裏翻找,而他只是安靜的站在大廳的窗口抽著煙,如平日站在門口看著早上逐漸加溫的陽光照在樹枝間的光影。他看著青色的紗帽山特別凸起的形狀和遠遠薄薄的觀音山脈,心裏像平靜的風一樣。他聽到蒙面人在亂翻東西的聲音,但是蒙面人只是看到屋內四處散落著圖畫紙,油畫布和工具,書籍也東倒西歪著,牆上掛著他看不懂的圖畫,翻遍了抽屜也沒有找到鈔票或值錢的東西,這時蒙面人終於說出第一句問話「你貴重的東西藏在那?」他用凶狠的眼光看著他
「如果有貴重的東西,早就換成現金了!有啦,那邊箱子裏有一台相機和幾顆鏡頭,那台V8你要的話就拿去,不過那台機身對我有紀念意義,留下來給我,另外再留一個標準鏡頭可以嗎?」
他不在乎的將所有的東西都告訴蒙面人,那相機還是以前靠它吃飯的傢伙,蒙面人從袋子裏拿出一個機身放在桌上,並在鏡頭堆裏找那個標準鏡頭。
「這個嗎?」
「不是,是另外一個!」他搖著下巴指示著。
「還有其他東西要我留下來的嗎?」蒙面人問。
「沒有了,這些就夠了!」
蒙面人將所有東西用袋子包起來,走到大廳四處看看,順便將他的雙手銬在椅背上,這樣比較放心,蒙面人再點一根煙送進他的嘴裏,兩人同時在抽著煙,氣氛也不是那麼緊張。
「你那把槍從那裏來的?」
「從朋友那兒買來的!」
「那,子彈一顆要多少錢呢?」
「五佰塊啦,是黑市價格。」
蒙面人心不在焉地答話,邊看著空徒的四壁和沒有完整的傢俱,那些傢俱還是檢來湊成的。
「我看你住這麼簡陋的地,方我看我們來合作怎麼樣?」蒙面人開玩笑的說。
「合作什麼?」
「我們來合作搶劫呀!」
「別開玩笑了,各行各業有專精,我才不要像你幹這行的,要打扮成這副難看見不得人的樣子,我看我還是當窮畫家好了!」他看著蒙面人露出兩隻圓圓的眼睛說著。
「你幾歲了?」
「二十三歲」,蒙面人看他那麼冷靜,也就放心的答著。
「你覺得你有信仰嗎?」,他用著一種信教者的語氣問著。
「哈!我都不信什麼,我只相信死亡!」
「活的真慘喲!竟然活到沒有東西可以值得相信的。」
「少廢話,你看,當我拿著槍對準著別人時,他們怕死的樣子,我感到一種征服感,一種快樂,你相信嗎?」蒙面人再把槍口靠近他的額頭。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太陽在十一點鐘過後已是高溫的在室內蒸發著,蒙面人的汗水不時的從雨衣邊緣滴到地上濕濕的一塊。
「你趕快走吧!我的朋友快來了!」
蒙面人似乎還不想馬上離去,他要完成做案的程序,首先用膠帶在頭上繞了一圈將眼睛矇住,然後再將雙手反銬在椅背上。他心想都己說過那麼多話,也看到他的長相幹嘛還多此一舉。「你用手銬把我銬住很麻煩,留著也沒有,我不會報警也不會逃跑,用繩子綁就可以了!」他不耐煩地說著。
蒙面人想了一下,立刻從腰帶上抽麻繩出來,他熟練的打個雙套結將兩手綑在一起然後再纏繞在椅背上,繩的另一端綁在桌腳。他在兩眼漆黑中聽到打火機的聲音。
「不要動,否則蠟燭燒不到繩子,你就別想鬆繩子!」蒙面人提醒他。
他想像著一個被綁架的人身邊還有蠋光相伴也挺美挺有詩意的。
「可以再抽根煙嗎?」他再請求一次。
蒙面人答應他點了一點煙送進他的嘴裏。
「桌上有一千多塊,如果你有急用,就拿去,不過那是要還朋友的錢!」
蒙面人拿起鈔票,在他的耳邊搖晃了幾下,不好意思地說:「我先拿去用囉!」他嗆出滿口的煙。

中午太陽正沸騰著,在一片蟬聲唧唧之中他聽到遠處傳來一群人的談笑聲,他放心的知道蒙面人並沒有遇到他們,因為他告訴蒙面人別走那條小路可以安全的離開。

他點著煙坐在他的工作桌吞吐著煙,室內的電風扇卡卡響著吹著彌漫的煙。他的心情像剛趕走一條闖過他屋裏的毒蛇一般,看著遠處關渡平原在煙霧之中,淡水河的水緩緩的流著。他希望這些事都只是像淡水河的潮汐一般,偶爾也飄著各種動物的浮屍,但終究還是會隨著潮水飄走或沈入水底而不見蹤影。

但他沒想到很短的時間內,他又拿回了那包被帶走的相機器材和V8。那天晚上警察局打電話來要他去指認之前,他並沒有去報警,那蒙面人在傍晚時分在往淡水的途中被攔檢發現槍隻和贓車,被帶回警察局審問。當他趕到警察局門口時,就聽到房內傳來有人被摳打的慘叫聲。
「要不是看在你老爸的面子上,我早就讓你穿防彈衣了!只是讓你喝開水就哀哀叫!」他走進房裏就看到一個男人雙手反銬在椅背上,就像他早上被綁的姿態,他低著頭表情有點痛苦與難堪,他看到熟悉的眼神和桌上熟悉的工具和有點生鏽的手槍,當然也看到他的照相器材。他看著那男人豐碩的體格,兩眼在圓圓的臉脥之中顯得有點狼狽不堪,警察要他指認是不是那個人幹的,但他心裏有數的回答:「如果要指認這些工具,我說是的,但是我不能告訴你一定就是他!」
警察有點生氣的想要將那男人穿上雨衣讓他回想,但他說:「不用了,我相信他是好人,我也只能告訴你,我眼睛所看到的一切,至於猜測或判斷那不是一個證人能做的!」這些話和警察期待的有點出入。

由於他沒有指認,所以在一個月之後那個男人就在看守所被保釋出來,但沒有想到他會出現在他的門口。那天太陽很大的中午,那年輕男人提著便當,另一隻手拿著三條煙來很不好意思地站在門口,他客氣的招呼他進去。外面的蟬聲一陣一陣的使命響,室內的老電風扇在轉動的發出聲響。那男人是來向他道謝,但是他說:「沒什麼,我已經忘了這件事,我只是想為我自己的生活保持平靜不再為接下來的司法問題而煩擾著我。我是不相信司法,不相信法律,我覺得司法的不公只會讓人更壞,當一個犯人關牢裏,跟許多犯人關在一起又學到新的作案經驗,出來之後又是充滿了報復心態,案子是愈做愈大!」
「我沒有前科,我只是好玩,當我拿著槍讓人驚慌我才有一種快感。過去我被人欺負,欺騙時我就有一種強烈的報復心態,他們從我身上拿去多少,我就要拿回多少!」
「那你上次為何說只相信死亡呢?」
「我相信義氣,但是連我最信任的朋友也騙了我好多錢,最後是翻臉不認人,你說道義是什麼?也許我沒有唸多少書,連家人都瞧不起我,你說還有什麼可親近,也許死亡才是真理,才會有公平!」
「那你被逮捕、判刑,你不怕嗎?」
「再過一陣子,就要開庭審判,到這種地步,我還能說什麼。」,那男孩低著頭說著。
「我真訝異,上次在你的房內看到你生活設備簡單,但是你卻一點都不畏懼反而讓我感到你擁有很多,我呢?雖然擁有很多,但我也只能拿槍放在身上壯大自己!」。

法院寄了三張傳票,他才到法院去做證人,法官高高的坐在庭上,用著尖銳的眼神盯著他問,但是他說:「就物證來說,是這些東西沒錯,但是不是他我不能說是。」法官再三的要求他明確的回答。
「我想百分二十是,百分之八十不是!」他說
當他走出法庭,警察氣呼呼的走過來

留言

有一天傍晚他回家進門來,心裏仍然擔心著屋內的動靜,在漆黑之中打開桌燈,他看到桌上空白的紙被寫滿了歪歪斜斜的字,旁邊放著三條Mild-Seven 的香煙,紙上寫著:「來了幾次不見你在家,因此我也不等你回來,前幾天在法院真的很感謝你,你是我看過很夠義氣的人,也是我家的大恩人。經過幾次的經驗,因你的大恩大德,才可以讓我重新做人,我一定會好好做人,不會讓你和我的家人傷心,你讓我重回到這個社會,也讓我知道了這個社會還有愛和溫暖。你也讓我感到我這輩子沒有快樂可言,記得以前我只記得別人對我的傷害和打擊,如今我也學會了幫助別人為快樂之本。以前的我只知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直到開庭的那一天我才知道天底下也有你這種好人,如今我也學會了幫助別人了。我是個不重視生命的人,如今知道生命的可貴,留著生命可以等待著去幫助別人。我本是個大壞蛋,雖然我只有一點孝心和同情感,如今我變的有愛心了,那全都是你的功勞,你是我這輩子最欣賞的人。不知你是否再讓我和你稱兄道弟,如果不介意的話,讓我叫你大哥,看你的生活過的不是很好,如果有需要小弟出力的地方,請不要客氣。」
他看完紙上最後一行的電話號碼和地址,再看著從警察局拿回來的毫無損傷的NIKON FM2,笑了一下。他點起一根煙,在室內漆黑的孤燈下,煙霧迷漫著,他將那根打蛇棍踢到一邊,發出一聲響

2000電腦稿

全站熱搜

wsm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